沂水县全福食品厂沂水县全福食品厂

安全问题成为“绊脚石”,洋奶粉在华开启“艰难模式”

2019/1/7 8:38:27 阅读数:1770 信息分类:食品招商 编辑:小禹

2019来了,与洋奶粉而言,机会来了,紧箍咒也念起来了。究竟是监管更严了,还是国货“自强”了?

安全问题成为“绊脚石”,洋奶粉在华开启“艰难模式”

1

新年“棒喝”

2019的开局并不美丽,尤其对一早就被拦在了“门外”的9家境外婴配厂而言。

具体的情况是,根据海关总署2018年后一份公告和早期的一些法规,海关总署对注册有效期截至2018年底的64家进口婴幼儿配方乳品境外生产企业开展了延续注册工作。虽然,其中的55家已经获批延续注册,但仍然有9家企业被注销注册。

一定程度上,这是洋奶粉在华生存现状的真实写照。一边是旺盛的市场需求,一边是越发严格的监管政策,洋奶粉在华市场正经历着冰火两重天的考验。

临近年末,各大电商平台、母婴连锁零售店都试图通过花样促销来拉动母婴市场的人气,不过,销量好的,还是洋奶粉。“像美赞臣,年末还卖断货了,好多顾客来问,新货还没到。”位于武汉市爱婴岛母婴店的店主感叹。

尽管市场销量火爆,但是洋奶粉生产厂家却感觉这几年的生意并不好做。“现在经营起来比以前更难了,尤其是境外中小微奶粉企业,既没有外资大品牌的名气和份额,又没有国产奶粉的本土化优势,发展起来更是难上加难。”严新政下,无论是耳熟能详的雀巢、惠氏、美赞臣等,还是畅销款牛栏、爱他美……在华市场都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前文那9家企业的遭遇恰好说明,从今年1月1日起,这些企业生产的产品不得进口,且这一天之前生产的产品,报关时,保质期不足三个月的不得进口。更糟糕的是,这9家企业旗下不乏知名品牌。

如今,奶粉市场格局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奶粉注册只是个开始,甚至并没有当初预想的严格,但未来的监管措施或将会多管齐下。

2

并不“冤枉”

“对于嘉宝配方奶粉,我们此次没有申请延期注册。”此次被注销的还包括位于美国威斯康星州(Wisconsin)的Gerber Products Company dba Nestlé Infant Nutrition,资料显示该工厂是属于雀巢旗下嘉宝品牌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工厂。

面对日益增长的中国婴配粉,为何没有申请延期?嘉宝并没有做进一步说明。不过,业界对于“有蛋糕还能不主动来食”的做法却是各说纷云。

有分析认为,外资品牌没有申请延期注册也是“无可奈何”。因为,即使申请了,也难以通过。据海关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我国共进口婴配粉22.91万吨,同比增长13.6%,价值34亿美元,同比增长23.8%。数据说明,市场还是增量级别的,但并不是所有企业都能顺利获得生产企业注册。

“9家被注销或者不批准的公司基本上来说都是存在过比较大的食品安全隐患的公司。”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直言。

从此次9家企业被注销的过往经历来看,法国CELIA-LAITERIE DE CRAON公司因为母公司兰特里斯集团沙门氏菌污染席卷全球;Agrana是是德语地区的主要婴儿奶粉的生产企业之一。

该工厂在2016年被暂停注册资格的前不久,两个批次标称Agrana制造的奥地利Holle奶粉抽检不合格,原因分别是维生素A指标未达标及锰指标不符合标签标示值,以及检出阪崎肠杆菌,同时锰指标不符合标签标示值;瑞士HOCHDORF Swiss Nutrition Ltd 旗下“思宝智幼儿配方奶粉”和 “思宝优婴儿配方奶粉”在深圳进境口岸也曾作退货处理,原因是该2批次奶粉均未按要求提供证书或合格证明材料。

不过,也有分析认为,部分品牌没有申请延期或许是由于业务线调整,故而放弃配方奶粉市场。以嘉宝为例,该品牌是美国家喻户晓的婴幼儿食品品牌,其在华市场的产品品类里,婴儿辅食占比明显高于奶粉。

3

“国货”崛起

事实上,与之前市场上2700余个配方存量相比,婴幼儿配方奶粉注册制度实施后,注册配方数量大幅减少,且大部分都为境内品牌。

彼时的2014年5月1日,中国正式对进口乳品的境外企业实施注册管理,境外企业只有获得注册资格之后其产品方可进口。此举也被解读为是对于“洋奶粉”企业实施严格管理、抬高进口门槛、加速清理“洋奶粉”品牌的措施之一。

之后的日子,洋奶粉市场虽然依旧保持增长,但企业入局的门槛却在提高,尤其是生产质量安全把控,成为影响今后能否继续在华市场“奋战”的重要因素之一。与此同时,以飞鹤、君乐宝为代表的国产奶粉,迅速崛起,占据本土化运营优势,也在无形中加剧了市场竞争。

记者梳理发现,去年2月,食药监总局共批准148家工厂的1138个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其中境内102家工厂864个配方,境外46家工厂274个配方;到了去年8月,已经通过注册的婴幼儿奶粉配方数量达到1177个,通过速度在放缓,且其中大部分为境内品牌。

对此,朱丹蓬表示:“这说明国家对于新政大框架下婴幼儿奶粉非常重视,将政策进行有效落地,不但保证了行业健康、良性、有序地发展,更多地是机遇,更加有利于保障消费者的食品安全。”

目前,国家奶粉监管是分阶段进行的,按照现有企业数量和配方数名额粗略估算,提交申请的配方总数也许不会超过1800个。

照现在的趋势,奶粉配方注册审批将更加严格。这对外资奶粉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朱丹蓬也认为:“从2017年-2018年的出生率来看,实际处于负增长,那么,2019年中国的婴幼儿奶粉竞争会加剧,品牌间的分化也会加速。”

“这两年很多外资品牌奶粉出现质量问题,颠覆国人对于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等传统思维模式的思考,随着整个国产奶粉不断地崛起、创新、升级完善之下,以飞鹤为代表的国产奶粉已经具备了跟外资品牌抗衡的实力,未来,外资品牌受到的挑战会也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朱丹蓬说。

大使秘密武器,且扫且看且分析